返回上一頁 第557章 大結局一波三折 1 回到首頁

第557章 大結局一波三折 1
升官決第557章 大結局一波三折 1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第557章 大結局一波三折 1

聽了李東權的話,陳明仁一下子呆在了那里,半天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。938小說網 www.938xs.com對于王仁成的所作所為,他也有所耳聞,而且從這段時間的王仁成的表現,也能看出來,王仁成肯定在干預汾城案子的調查。這種做法毫無疑問是有欠妥當的。他本以為,王仁成這樣做無非是想拉攏和保護一些人,以達到自己的某種政治目的。

現在看來,遠不似自己想象的那么簡單。如果李東權所敘述實,那就意味著這位省委副書記,一起搭班子工作五年的戰友已經掉進了腐敗的深淵。而且,如果不是重大問題,李東權也不會這么急急忙忙地告訴自己。

想到這里,陳明仁忽然感到一陣陣的心痛,急忙捂住了心口。老伴見情形不對,趕緊把藥送了過來,并幫著服了下去。

李東權也感到非常意外,臉色煞白,站起來問道:“陳書記,你怎么樣了?沒事吧。”又歉意道:“實在不好意思,我不該給你說這些。”

陳明仁擺了擺手,示意李東權坐下道:“東權,這不管你的事,我這是老毛病了。”稍微緩和一下接著問道:“你們是不是已經掌握了什么情況?”

這種情況,李東權不好再往下說了,道:“陳書記,你的身體要緊,我還是改天再向你匯報吧。”說著再次站起來要走。

陳明仁卻突然發了火,厲聲道:“你這是干什么,擔心我馬上就死了嗎?”語氣稍加緩和,繼續道:“你說吧,沒事的,我還撐得住。”

李東權只好重新坐回到沙發上,將原小生最近一段時間的調查情況,一五一十地給陳明仁做了匯報。

說完了,陳明仁問道:“你們有什么打算?”

李東權無奈地搖了搖頭,嗤笑一聲,卻說起了原小生道:“我在沂南也有將近十年了,汾城的問題也不是一天兩天能形成的,我卻一直聽之任之。如果不是這次小生抓住不放,恐怕又會是個不了了之的結局。說白了,還是我太軟弱,害怕得罪人,害怕丟掉自己頭上的烏紗帽,甚至可以說是害怕下面的一些有背景的勢力。所以,無論省委對我如何處理,我都能接受。”

陳明仁點頭道:“你能認識自己身上的問題,這樣很好。但并不等于可以推卸你今后身上的責任。省委如何處理你是省委的事情,你不用操心。不過,我希望你不光要認識到自己身上的問題,更要糾正,更要去面對。所以,汾城的問題,最后怎么走,怎么處理,這個擔子你還得挑起來。”停頓了一下,接著問道:“小生同志是什么意思?”

李東權道:“我這次來省城見你,其實就是小生的意思。他希望省委能先穩住王仁成,盡量不要讓他再干涉目前汾城案的處理。然后,我們再將有關情況向中紀委匯報。”

陳明仁嘆了口氣道:“現在看來也只能這樣了。小生同志考慮的很周全,如果王仁成真的已經牽扯到汾城的案中,那么單靠省委的力量肯定是不行的。他只要在位置上一天,就會給某些人以幻想,就會讓這些人死心塌地地給他賣命。說不定,我們還沒有查,替死鬼就已經在那兒等著了。所以,現在唯一的辦法也只有請中紀委出面了。當然了,必要的干涉,我還是能做到的。”

雖然中間處了點小插曲,但總體而言,此次談話還是非常成功的,且取得了一定的成效。最起碼可以證明,對陳明仁的擔心是多余的。

然而馬河川那里卻始終無法突破。馬河川大包大攬將所有的責任攔在了自己身上。當程遠峰追問貪污的贓款哪里去了時,馬河川一口咬定說全被自己揮霍一空。

程遠峰實在忍無可忍,指著馬河川的鼻子道:“我給你說馬河川,你別在這里瞎糊弄。七八個億,你怎么可能揮霍一空。”

馬河川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道:“那不是還有七八千萬嘛。你們也都看到了。再說了,錢這東西,只要你愿意花,哪里有花不完的。我是個腐敗分子,既然是腐敗分子,生活自然腐敗透頂,養女人,賣高檔奢侈品,國外度假,哪一樣不是花錢的事情。你沒有腐敗過,自然不知道其中的花銷。我告訴你,養一個普通女人一年少說也要五六十萬,養個上檔次點的,比如什么影視明星、歌唱演員之類的,沒有幾千萬人家……”

“行了!”程遠峰厲聲打斷了馬河川,“我說馬河川,你也是個老黨員、老干部了,你說這些話還要不要臉?啊?”

馬河川咧了一下嘴,一副不屑的樣子道:“要臉?你覺得我現在這個樣子還有臉嗎?”停頓了一下,換了種口氣接著道:“我給你說程遠峰,聽我一句勸,告訴原小生,你們也別瞎折騰了,給我來個痛快的。我馬河川落到今天這個地步,已經沒什么好怕的了。我是死有余辜,死得其所,死而無憾,死的活該!”

“呸!”程遠峰還真沒見過這種犯人,“你說的一點不錯,你真是死有余辜,死的活該,但絕不是死得其所,而是死的骯臟。你都已經到這個份上了,還要包庇別人,什么黨性、原則就不說了,你基本沒有過。但是做人最起碼的良心,你總應該有吧。你難道就沒有一點為自己犯下的罪孽悔過的意思?你現在這個樣子,對得起誰?你在汾城當了幾十年的干部,汾城老百姓養育了你幾十年,我覺得就算是條狗,也應該知道報恩吧。”

馬河川哈哈笑了起來,笑的流下了眼淚,喃喃道:“良心?報恩?嘿嘿……報應還差不多。”

程遠峰有些著急了,開導道:“馬河川,我就不相信你這些年在汾城做的這些事情,市里、省里就沒有人給你撐腰?你就有這么大的膽子,敢一次次把國家農業扶持資金全部裝進自己的口袋?”

馬河川一下子警覺了起來,馬上反咬一口道:“我給你說程遠峰,你這可是誘供,是知法犯法。”

誘供?他媽的老子還想逼供呢!程遠峰一拳狠狠地落在了桌子上,發出砰的一聲悶響。

程遠峰將情況給原小生說了一遍,用難以置信的口吻道:“原市長,我給你說,像馬河川這種人,我過去還真沒見過。人家都說是不見棺材不落淚,他馬河川現在已經是棺材瓤子了,竟然還那么嘴硬。真搞不明白,他這樣做到底是為了什么。完全出乎我的預料嘛。”

原小生只擺了擺手道:“程局,我看你還是不要費這個勁了。我早就給你說過,汾城的問題不是那么容易了結的,就算是我們已經把問題查的一清二楚,想要將他們一網打盡,也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。以馬河川目前的情況來看,我想肯定是有什么致命的把柄落在了別人的手中,讓他不敢說。”

“把柄?”程遠峰凝眉看著原小生,問道:“你是說馬河川現在還有把柄抓在王仁成等人的手中?這怎么可能?馬河川已經是死到臨頭,他還能有什么把柄?難道還有什么能比死更讓他感到害怕的嗎。”

原小生看著程遠峰,卻不說話。

程遠峰馬上一拍腦袋道:“你是說他的兒子——馬龍。”

原小生道:“難道不是嗎?馬龍殺死他妻子的事情,我一直覺得非常蹊蹺。但畢竟是汾城局抓的案子,我也不好過問。現在看來,馬河川的問題,很有可能就出在他兒子馬龍身上。”

程遠峰道:“這個好辦,現在就把劉惠明叫過來一問便知。”

原小生呵呵笑道:“你覺得這種可能性會有多大?劉惠明可能給你說嗎?如果劉惠明要說早就說了,能等到現在嗎。再說了,如果這個劉惠明還是好人的話,還能干出這種事情?”

程遠峰無言以對了,一拳重重地擊在桌子上,半天才道:“實話給你說,原市長,我早看出來這小子不是什么好東西。現在看來,這小子已經徹底完了。”

原小生淡然在程遠峰肩膀上拍了拍道:“其實我們看問題也不能太過片面了,或許……劉惠明也是無可奈何,也有他的難言之隱吧。”

程遠峰馬上道:“他有難言之隱?他有什么難言之隱?”馬上好像意識到了別的什么,疑惑問道:“原市長,你是不是在劉惠明身上發現了什么?”

原小生搖了搖頭道:“那倒沒有,我只是覺得有些奇怪。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,自從我們調查組進駐汾城后,這個劉惠明就很少露面,我記得好像就在我們剛來的時候來過一次,以后就再沒有來過。按說這是你們警局的對口工作,他沒有理由不協助我們工作。可自始至終,他偏偏是在我們這里露面最少的人。你難道不覺得奇怪嗎?另外,就算是縣里沒有安排他做銜接工作,他也應該對你這個頂頭上司有幾次看望,起碼應該盡一盡地主之誼吧。可他就是沒有來。你說他是什么意思?是看不起你這個頂頭上司,還是另有別的原因?”

程遠峰砸吧著嘴巴,也似乎意識到了什么,思慮片刻才道:“你這么一說,這個劉惠明還真是這么回事。”

升官決 https://twvod.com/Read/1855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