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故弄玄虛 回到首頁

故弄玄虛
風流狂少故弄玄虛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一番話,竟然說得逐影啞口無言,完全無言以對!

愕然了半晌,覺得實在太沒面子了,大聲吼了一句:“趕緊把那顆驚雷珠扔到魚缸里去!”

他也不敢再糾結這到底是不是真的驚雷珠了,怕秦殊再嘲笑他孤陋寡聞什么的。

秦殊微微撇嘴,掃了他一眼,把手中的珍珠晃了晃:“你確定不想看看這威力最大的驚雷珠的威力?”

“少廢話,趕緊扔到魚缸里!”逐影有些氣急敗壞,“告訴你,這里不是地下溶洞,你的驚雷珠對我沒有那么大的威懾力!這里空間這么大,你把驚雷珠扔出來,最多傷到我,不可能殺掉我!再說,還有隨心,即便你很幸運地用驚雷珠殺掉我,隨心也是你沒法對付的!所以,你最好扔掉它,扔了它,我可以承諾,至少放過這個女娃子!”

“我如果扔了驚雷珠,你真能放了我妹妹?說話算數嗎?”

“當然!”

“如果不算數,你就是混賬王八蛋!”

“你……”逐影又生氣起來。

秦殊冷笑:“你如果說話算數,還有在乎這個嗎?難道你已經準備好出爾反爾了?”

“沒有!”

“那你如果說話不算數,你就是混賬王八蛋!”

“好!”逐影咬了咬牙,“只要你把驚雷珠扔進魚缸里,我就放了這女娃子!”

“很好,那你放人吧!”秦殊把手一甩,珍珠不偏不倚地飛到魚缸上面,掉進魚缸里,很快沉到水底。

看到這一幕,逐影忽然大笑起來,笑得得意又猖狂。

秦殊嘆了口氣,撇撇嘴:“我就知道你是個混賬王八蛋!”

“秦殊,你這個笨蛋,竟然真的扔了驚雷珠,現在你還有什么依仗?我想怎么弄死你,就怎么弄死你!”逐影再次大笑。

秦殊冷眼看著他:“我再提醒你一句,你說了,我扔掉驚雷珠,你就放了我妹妹的!”

“蠢貨,這種話你也相信嗎?”

“那你承認你是個混賬王八蛋了?”

逐影聲音猛沉:“秦殊,你個混蛋,老子早就想殺了你了,你真是讓我恨得發瘋。現在,我就讓你妹妹親手殺掉你,然后我再殺掉她,總之,容古風留在這個世界的孽種和招惹的賤人都必須死,你真是太天真了,竟然相信我會放過這丫頭,怎么可能?”

“相信一只惡狼,確實是我的錯!”秦殊嘆了口氣。( )

“那你準備受死吧!”逐影這下完全放開,操縱著夢兒,一步步向秦殊走過來。

一邊走,逐影陰冷又得意的笑聲還不斷響起,他覺得,這下再沒人可以阻止他了。

秦殊看著他,嘆了口氣:“我真是太失策了!”

說完,搖搖頭,又說,“還好,還好,唯一讓我安慰的是,是你操縱夢兒來殺我,而不是讓我親手殺掉夢兒,如果我親手殺掉自己的妹妹,簡直生不如死,這樣至少死得輕松點!”

這話才說完,逐影聲音一轉,惡狠狠地說:“臭小子,你想輕松點,可沒那么容易!你不是最怕親手殺掉這丫頭嗎?那我就讓你親手殺掉她!你躲不開的,怎么讓你最痛苦,我就怎么折磨你,因為你實在讓人生氣!”

在夢兒背后的影子一陣晃動,影子陡然變淡,然后有個影子迅速在地上游走,眨眼之間,就進了秦殊的影子里。

那種后背發冷的討厭感覺再次回到秦殊身上,逐影陰測測的聲音也在他背后響起:“你不是最怕親手殺掉這丫頭嗎?現在,你必須這么做!抬起手來!”

話音才落,秦殊的手就被迫抬了起來,面對著夢兒。

“壞蛋,快放了我哥哥!”夢兒脫離了束縛,不但沒嚇得跑掉,反倒沖過來,沖到秦殊身后,對著秦殊背后的影子一陣亂踩。

“把這個可惡的丫頭給我抓住!”逐影一邊命令,一邊操縱秦殊的胳膊,猛地抓住夢兒的脖子,一下把夢兒抓了起來,雙腳離地。

夢兒一邊掙扎,一邊還不停把雙腳亂踢,“放開我哥哥,放開我哥哥,有本事再控制我啊,你這個壞蛋!”

她竟然絲毫不顧自己危在旦夕,還在幫秦殊掙脫束縛。

秦殊看著,嘴角忍不住浮起一抹溫柔的笑容來。

“哼,臭丫頭,死到臨頭,還不自知,你很疼你哥哥啊,那就讓你嘗嘗死在你最疼的哥哥手里是什么滋味!”逐影操縱著秦殊的手收緊,更加用力地掐著夢兒的脖子。

夢兒在反抗,卻掙脫不了。逐影實在得意極了,哈哈大笑:“現在看誰還能來救你們!我和隨心已經觀察這個莊園別墅兩天了,也到處尋找過,根本沒有那個叫流霜的丫頭的影蹤,她肯定離開了,要不然,我們也不敢動手!沒了那丫頭,誰也不是我們的對手!”

“是嗎?”秦殊忽然笑起來。

逐影很驚訝:“你到現在還笑得出來?”

“我為什么笑不出來?總比某些不該笑的人還在那里傻笑好吧?誰死到臨頭,猶未可知呢!”

逐影氣得哼了一聲:“你小子倒是嘴硬!但我實在討厭你這種語氣,我要讓你痛苦,現在給我掐斷這丫頭的脖子!”

控制著秦殊的手,再次用力reads;。

但自始至終,夢兒都沒現出多痛苦的神色,雖然雙腳離地,亂踢亂踹,但活力足足的,一點都不像被掐住了脖子,命在旦夕的模樣。

控制著秦殊的手用力了,竟然還是這個樣子,逐影忍不住驚訝起來: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
他能感覺到,自己確實控制住了秦殊,但又感覺,某些東西并不在自己的控制范圍之內,這讓他很不安,為免夜長夢多,操縱秦殊的手一甩,把夢兒甩飛出去。

跟著,控制秦殊飛縱起來,攥著拳頭,惡狠狠地向夢兒砸落下去。

這一下絕對是致命的了。

“秦殊,看到了嗎?我不信你還不痛苦!”逐影帶著恨意地陰沉地笑著,這個時候,秦殊的聲音也響起,“我也不信,不信你不覺得痛苦!”

秦殊的手腕上,“小刺猬”陡然飛起,化作一根軟索,軟索前端分散開,分散出十幾條,前端再次變化,結成利刃,十幾個利刃,猛地刺穿了背后的逐影。

逐影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控制秦殊上面,完全忘記了秦殊這個奇怪的兵器,他是通過秦殊的影子控制住殊,卻完全沒法控制開始根本沒有影子的小刺猬。小刺猬靠秦殊的心意操控,他又怎么能控制得了?

身體陡然被刺穿,那個影子迅速收縮,一聲慘呼,從秦殊身上脫離,飛了出去。

落地之后,迅速變成人的形態,是個一身黑衣,滿臉蒼白的瘦高大漢。衣服的料子很粗糙,紋理卻很古怪,臉龐又瘦又長,兩撇小胡子彎彎地垂在嘴角兩邊,一雙三角眼閃動著懾人的光芒,好像那光芒有形有質,能刺痛人的皮膚。

“小子,你敢暗算我!”逐影憤怒不已。

秦殊笑了笑:“你錯了,我不是在暗算你!”

“這還不是暗算?”

“當然,我只是在耍你而已,就像在耍一個笨蛋!”秦殊哈哈大笑。

逐影更是大怒,把手抬起來,豎立成掌刀,虛空對著秦殊兇狠地劈過去。

空氣響起一陣尖利的呼嘯,清晰可以看到一道氣流向著秦殊沖過去。

秦殊微皺眉頭,眼睛轉了轉,這才慌忙躲開,躲得特別狼狽,差點被擊中。

那道氣流從他耳邊掃過去,掃斷了一縷頭發,沖到后面的墻壁上,那墻壁“啵”地一聲,即便是鋼筋混凝土,還是破了一個大洞。

“臭小子,本來你可以多活一會的!你實在不該激怒我!”逐影縱身飛起,蒼鷹撲兔,向秦殊撲下來。

秦殊滿臉驚恐,趕緊又狼狽地躲開。

沒想到,才躲開,逐影的爪子一轉,又抓了下來。

眼看更加沒法躲了,慌忙在地上一滾,來了個懶驢十八滾,滾開一段距離。

那個爪子抓在地板上,連地毯帶地板,掀起來很大一塊。

再次抓個空,逐影就要再攻,秦殊猛地擺手:“慢著!”

“你還有什么遺言嗎?”逐影冷著臉。

秦殊叉著腰大口喘氣:“這回合結束,休息一會,再來第二回合!”

“臭小子,你以為這是搏擊擂臺嗎?”逐影又要上前,沒想到,秦殊再次擺手,大喝一聲:“慢著!我這是為你著想!”

“為我著想?”逐影冷哼。

“當然,看你也一把年紀的樣子,體力肯定跟不上我們年輕人,為了體現我尊老愛幼的優良品質,給你喘口氣的時間,免得你說我欺負你!”

逐影眼中毒光閃動,看著秦殊:“我看你是在拖延吧!”

秦殊瞪眼:“我說你這老家伙怎么不識好人心呢,真是狗咬呂洞賓!你看看你,都受了重傷!應該是這重傷讓你連影子的形態都沒法保持的吧?肯定實力大降,我這是給你包扎傷口的時間,免得你怪我欺負你受傷,勝之不武!”

“你還想勝?”逐影氣得大笑,“你小子白日做夢吧?就算我再重傷,哪怕只有一口氣,我這個奇脈武者要殺你,也易如反掌!”

風流狂少 https://twvod.com/Read/2870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