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3032. 強橫 回到首頁

3032. 強橫
風流狂少3032. 強橫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綠柔忙說:“白大哥,藥香村已經回不去了!”&1t;/p>

“放心,即便藥香村回不去,天大地大,總有我的容身之地!”白云翊又遠遠看了秦殊一眼,然后目光落在綠柔身上,“我叔叔在逍游派已經是十二峰座之尊,屢次寫信讓我過去,現在正好是個機會……”&1t;/p>

說完,拱了拱手,“圣女,保重,希望咱們后會有期!”&1t;/p>

這次再走,走得義無反顧,就算綠柔在后面一再呼喚,都不再回頭,很快走進了樹林深處。&1t;/p>

綠柔追了幾步,停了下來,心想,即便追回來,又能怎樣?&1t;/p>

和他往昔的情意實在太過敏感,相處日久,難免會讓少俠心生猜疑。&1t;/p>

再說,逍游派在整個塵外之境都名聲赫赫,白云翊去那里,倒也是個很好的歸宿。&1t;/p>

事實一再證明了,在塵外之境,只有強大的奇脈武者才能生存。&1t;/p>

回過頭,默默地來到秦殊跟前,低聲問:“少俠,咱們以后去哪里?綠柔現在已經是您的人,只要您不嫌棄,天涯海角都追隨您左右!”&1t;/p>

看她語氣輕柔,情態溫婉,秦殊不覺心里微燙,瞇眼想了想,說:“我對嘯霜門總覺得有些熟悉,或許到了嘯霜門,就能找回我的記憶,知道我到底是誰?”&1t;/p>

“少俠,您要去嘯霜門嗎?”不跳字。綠柔吃驚。&1t;/p>

才擺脫了嘯霜門分舵冷風堂的堂主,現在還要去主動尋找嘯霜門,總覺得很危險。&1t;/p>

但已經說了追隨,自然不能反悔,點了點頭:“少俠既然要去嘯霜門,綠柔就跟您去嘯霜門!”&1t;/p>

秦殊皺眉:“這冷風堂只是嘯霜門的分舵,你知道總舵在哪里嗎?”不跳字。&1t;/p>

綠柔搖頭:“我從沒離開過萬重山,只聽說嘯霜門威名赫赫,令人聞風喪膽,卻不知總舵在哪里?”&1t;/p>

沉吟一下,“但既然嘯霜門這么有名,咱們多方打聽,總可以找到的!”&1t;/p>

秦殊點頭,心里也清楚嘯霜門的危險,但不知道自己的身份,找不回自己的記憶,這比危險還可怕,幾乎找不到自己存在的價值,猶如落葉浮萍,無著無落的。&1t;/p>

“少俠,咱們回藥香村一趟吧,我把村里的人安葬好,再拿些衣物,就和少俠啟程,可以嗎?”不跳字。&1t;/p>

綠柔如此溫柔小心,秦殊怎么可能不同意。&1t;/p>

就要和綠柔回藥香村,忽然,耳中聽到一陣奇異的動靜,擦擦有聲,仿佛有什么東西急地掃過樹葉,度極快,轉瞬間,聲音已經清晰可聞。&1t;/p>

秦殊趕緊向聲音起處看去,就見一個模糊的影子在遠處的枝葉中急掠過,忽而出現,忽而消沒,幾乎在看到的時候,那影子已經到了跟前。&1t;/p>

一陣陰冷的風跟著撲到,影子已經落在身前不足兩丈遠的地方。&1t;/p>

即便到了跟前,秦殊竟然也看不清她的影子。&1t;/p>

她是個人,但渾身包裹在虛影之中,猶如穿著一層神秘的薄紗,又像籠著一層暗淡的光暈。&1t;/p>

在她手中,提著一個人,全身骨頭似乎已經被折斷,軟綿綿的。&1t;/p>

啪嗒一聲,扔到地上,冷聲問:“就是這里嗎?”不跳字。&1t;/p>

秦殊定睛一看,這不就是先前跟在薛冰洌身邊那個叫寒霜的丫鬟嗎?&1t;/p>

臉上都是血,身上的衣衫也帶著無數裂口,看起來只剩半條命了。&1t;/p>

抬起頭,看了一眼,有氣無力地說:“就是這里!”&1t;/p>

秦殊看看她身上,那衣服上的裂口,分明是被利刃割破,縱橫交錯,裂口都不大,但那么多,遍布整個衣衫,還是讓人覺得觸目驚心。&1t;/p>

那影子也看到了秦殊,冷聲問:“你們是誰?跟薛冰洌有什么關系?”&1t;/p>

“怎么,你是來找薛冰洌的?”&1t;/p>

“當然,這個賤人在哪里?”&1t;/p>

秦殊撇嘴:“那你來晚了!”&1t;/p>

“什么意思?”那影子的聲音是個女人,但嘶啞難聽,讓人渾身不自在。&1t;/p>

秦殊讓開,指了指背后地上的薛冰洌:“因為她已經死了!”&1t;/p>

還沒說完,就覺一陣陰冷的風從面前呼嘯而過,全身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,遍體生涼。&1t;/p>

趕緊轉頭看過去,就見那影子已經到了薛冰洌跟前。&1t;/p>

看起來很激動,雙肩顫抖,低頭看了半晌。&1t;/p>

忽然怒吼起來:”薛冰洌,誰讓你死的!你這個賤人,我還沒報仇,誰讓你死的!”&1t;/p>

猛地一腳把薛冰洌踢起來,身體跟著旋轉而起。&1t;/p>

秦殊不覺瞪大眼睛,他的真幻之瞳清楚看到,那影子旋轉起來的時候,帶起無數氣刃,雪片般連環斬在薛冰洌身上。&1t;/p>

但如果用肉眼,根本看不到這些。&1t;/p>

&1t;/p>

只有在真幻之瞳下,才能看到。&1t;/p>

這攻擊實在太驚人,度快得驚人,在短短時間里的攻擊次數也驚人。&1t;/p>

那影子看起來實在恨極,肆意泄一通,猛地甩手,薛冰洌的身體就被打飛出去,撞到遠處的山壁上,山壁被撞出一個大坑,嵌了進去。&1t;/p>

這么瘋狂之后,氣勢更加冰冷,豁然轉身,瞪著秦殊。&1t;/p>

那個樣子,仿佛秦殊成了她不共戴天的仇人,聲音依然嘶啞陰冷:“告訴我,是誰殺了她?難道是你?”&1t;/p>

恨意如風,環繞著她的身體,秦殊感覺,她都要吃掉自己似的。&1t;/p>

皺了皺眉頭,沒有否認:“對,就是我殺了她……”&1t;/p>

才說到這里,就看到,那影子忽然動了,快如疾風吹雪,轉眼到了跟前。&1t;/p>

“誰讓你殺掉她的,你殺掉她,我怎么復仇?可惡的東西,去死!”&1t;/p>

影子再次旋轉起來。&1t;/p>

秦殊的真幻之瞳里,無數氣刃瞬間呼嘯連綿而來,如狂風暴雨,完全無可阻擋,又如千軍萬馬,鐵騎突擊,氣勢無雙。&1t;/p>

不由心驚,趕緊往后躍開,同時,小刺猬展開成盾牌,阻擋那影子的沖擊。&1t;/p>

卻不想,那盾牌才結成,就好像脆弱的白紙似的,被撕成碎片。&1t;/p>

但那盾牌絕對不是白紙,是小刺猬結成。小刺猬吞下許多神兵利器,質地非常堅硬。&1t;/p>

盾牌一尺多厚,看著固若金湯,牢不可破。&1t;/p>

在那影子的沖擊下,卻成了薄紙似的,實在可怕。&1t;/p>

突破了小刺猬的盾牌,那影子再次旋轉,又到了秦殊面前。&1t;/p>

這次的度竟然更快,又上了一個臺階,秦殊還沒任何反應,已經被無數氣刃包圍。&1t;/p>

吃驚之下,趕緊撐起氣罩。&1t;/p>

卻不想,氣罩還沒結成,氣刃已經及體,霎時間,感覺全身都裹在利刃的風暴中,心想,這下完了。&1t;/p>

綠柔看到這一幕,雙腿一軟,一下跌坐在地上,瞬間汗如雨下。&1t;/p>

秦殊算是徹底領略到塵外之境的可怕,突然出現的一個人,或許就是自己難以抵抗的高手,前一刻還是個勝利者,下一刻可能就是個死人。&1t;/p>

已經沒有任何辦法,干脆閉上眼睛。&1t;/p>

可嘆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是誰,也不知道這個影子是誰,真是死得不明不白。&1t;/p>

都覺得必死無疑,徹底放棄,沒想到,原本在周圍嘈雜的銳嘯陡然消失,一下平靜下來。&1t;/p>

難道自己已經死掉了?&1t;/p>

猛地睜開眼睛,就見那影子正冷冷地立在自己面前。&1t;/p>

相距不過三尺,卻依然看不透她的樣子,她的整個身體都被一層影影綽綽的東西包裹,看不到分毫。&1t;/p>

那影子手中拿著一把很奇特的兵器,像是一根針,或者巨大的刺,淺藍色,很淺很淺,似有若無。&1t;/p>

長度有兩尺多點,表面瑩動著微微的亮光,寒意濃濃,指在自己的咽喉上。&1t;/p>

寒意透過尖端,一直流入身體。&1t;/p>

秦殊感覺,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在悄然結冰。&1t;/p>

心里奇怪,明明剛才自己已經完全沒法抵抗,怎么她突然停手了。&1t;/p>

就聽那影子咯咯冷笑,聲音帶著說不出的狠戾和凄涼,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:“能讓我使用二級旋風蕩盡,你確實有些本事……”&1t;/p>

秦殊心動,原來剛才她用的武技叫做旋風蕩盡,倒是名副其實,旋風一般的度和沖擊力,而且,這武技是分級的,怪不得第二次旋轉攻來的時候,度更快。&1t;/p>

這武技實在炫目,威力也極大,秦殊情不自禁地很想學到。&1t;/p>

只是,剛才雖然開著真幻之瞳,卻只見其用,看不到她的心法運轉。&1t;/p>

那影子身上的虛影遮擋了一切,包括她的容貌模樣。&1t;/p>

又聽那影子低低地說,“你有些本事,薛冰洌這賤人死在你手里不冤!只是,你怎么敢殺掉她,她是留給我的,只有我親手殺了她,才能解我心頭之恨,哼,這個賤人,毀掉我的容貌,斬斷我的胳膊,卻竹籃打水一場空,也沒得到師弟的歡心,真是惡有惡報……”&1t;/p>

后面的話,近乎自言自語,凄凄切切,又像在傾訴,“薛冰洌,你個賤人機關算盡,卻想不到吧,師弟根本對你不屑一顧,反倒迷戀魔裝使尹青蘿……”&1t;/p>

聽到“尹青蘿”三個字,秦殊心頭劇震,仿佛在心湖投了塊巨石,瞬間心神激蕩,幾乎心臟都要爆開,異常痛楚的感覺。&1t;/p>

有些東西拼命想從記憶深處掙脫出來,卻又掙脫不出來。&1t;/p>

腦海中,有個窈窕的人影在浮動,那般動人,讓人心醉。&1t;/p>

可就是看不到那女子的模樣……&1t;/p>

風流狂少 https://twvod.com/Read/2870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