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錯過 回到首頁

錯過
風流狂少錯過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秦殊嘆了口氣:“走吧!”&1t;/p>

說完,拉著曼秋嫣的手走了。&1t;/p>

那中年女人諂笑道:“秦少,我們這里雖然地方偏遠,條件簡陋,但還是熱情歡迎您能再來呢,就是希望您下次不是來找朋友,而是來玩的,我們一定熱情伺候,讓您滿意!”&1t;/p>

秦殊似乎沒聽到,很有些失落地往院外走去。&1t;/p>

走著走著,忽然看到,院落右側還有兩間低矮的小屋呢,不由猛地停下腳步,向那里看去。&1t;/p>

那中年女人見了,臉色微變,卻沒吭聲。&1t;/p>

秦殊皺眉看了半天,抬腳就往那邊走去。&1t;/p>

那中年女人臉色大變,卻很快鎮定下來,笑問道:“秦少,怎么?您要去廁所嗎?”&1t;/p>

秦殊聽了,不由停下腳步,問道:“那是廁所?”&1t;/p>

“是啊!”那中年女人笑道,“不但是廁所,還是很特殊的廁所呢,會有美女跟著服務的!”&1t;/p>

秦殊沒有說話,繼續往那邊走去。&1t;/p>

那中年女人忙對一直跟在身邊的那個濃妝艷抹的女人說道:“你怎么這么沒眼力勁呢?秦少要去廁所,你還不趕緊伺候著去!”&1t;/p>

那女人很快會意,忙媚笑一聲,追上秦殊,抱著秦殊的胳膊,緊緊貼在秦殊身上,說:“秦少,別走那么快啊,等等人家嘛!”&1t;/p>

秦殊有些厭惡地皺了皺眉頭。&1t;/p>

那女人卻把秦殊貼得更緊:“秦少,進了這個廁所,您什么都不用做的。在我們這里啊,很多人喝醉了找不到廁所,或者沒脫下褲子就解決了,我以前都是伺候那些粗拙的醉漢,現在伺候您這么帥氣的大帥哥,還真是我的榮幸呢!”一邊說著,一邊把胸前的柔軟肆意蹭著秦殊的胳膊。&1t;/p>

秦殊越有些厭惡,想到自己進到里面,這個女人再纏著給自己脫褲子什么的,就心煩極了,猛地甩開她,冷冷道:“我不去了!”&1t;/p>

轉身又往院外走去。&1t;/p>

而此時,在那邊小屋的窗戶里,魏霜雅急得眼淚紛落。&1t;/p>

她隔著窗子,能夠清楚看到秦殊在往這邊走來,以為這下肯定得救了,心里高興極了。&1t;/p>

她看到秦殊出現在院子里的那一刻,就很是激動,秦殊是這個時候她最想見的人,沒想到真給盼來了,而且,秦殊這么快就找到這里,比她預想的快了那么多,也能證明秦殊對她的重視,心里的喜悅和激動混成一團,簡直忘了自己處在這么可怕的境地里。&1t;/p>

看著秦殊一步步走近,她心里的高興也在幾何級地增長,心中構想著,見到秦殊的那一刻,一定要撲在他懷里,痛哭一場。&1t;/p>

但秦殊快走到跟前的時候,竟被那個濃妝艷抹的女人糾纏住了,然后心煩意亂地甩脫,轉身回去。&1t;/p>

看到這里,魏霜雅整個人都懵了,眼看著要獲救,希望卻瞬間破滅,那種滋味簡直痛苦地無以復加,她想大聲地呼喊,告訴秦殊,她就在這里,只要秦殊再走十幾米,就能見到她,但她的嘴巴被堵住,根本喊不出來,這十幾米的距離變得好像天涯般遙遠,因為秦殊正在轉身離去。&1t;/p>

站在她身邊本來很緊張的那兩個男人卻興奮起來,低聲道:“美女,救你的人好像走了呢,他這么一走,就永遠不會再回來了,因為在他心里已經把這里排除掉了,而你也可以徹徹底底,安心地呆在這里了!”&1t;/p>

魏霜雅不住搖頭,眼淚紛落,奈何兩邊這兩個男人死死抓住她,她連弄出點動靜的可能都沒有,只能在淚眼朦朧中看著秦殊逐漸遠去,而她的心也隨著秦殊的遠去陷入了深深的絕望,陷入了絕望的深淵,她覺得,自己真的再沒有獲救的可能,這或許是她最后一次看到秦殊了。&1t;/p>

淚水肆意地流淌,一顆心,破碎地徹底。&1t;/p>

而此時,秦殊心里也難受著,找了一夜,現在都要到中午了,依然一無所獲,他真的很著急,很擔心,心煩意亂,因為每多過一分鐘,魏霜雅被侮辱的可能性就大一分。&1t;/p>

曼秋嫣自然能體會他的心情,輕輕過來,挽住了他的胳膊,柔聲道:“老公,你別著急,肯定能找到的,或許去下一個地方,就能找到了!”&1t;/p>

秦殊沒說什么,繼續往院門走去。&1t;/p>

云南誠帶著那幾個手下來到他身邊。&1t;/p>

那中年女人嘴角浮起一抹冷笑,也來到他身邊,滿臉笑意,說:“秦少,沒能幫上您的忙,真是對不起,下次您來玩的話,肯定給您免費!”&1t;/p>

她看到了秦殊身邊的曼秋嫣,雖然她想不通曼秋嫣的身份,既然魏霜雅是秦殊的未婚妻,這個曼秋嫣是什么呢?但她能看出,曼秋嫣和秦殊很是親昵,有這么個清麗脫俗的美女在身邊,秦殊怎么可能還會到這里來,所以她說得放心大膽。&1t;/p>

秦殊冷冷地掃了她一眼,說:“如果你以后得到什么線索,記得通知云南誠,這個女人我一定要找到的!”&1t;/p>

“那是,那是,有了線索,我肯定會說的!”那中年女人陪笑著。&1t;/p>

&1t;/p>

秦殊又回頭看了一眼,再沒說什么,就走出了院門。&1t;/p>

云南誠他們也跟著走出了院門。&1t;/p>

那中年女人松了口氣,暗自道:笨蛋,到了老娘手里的東西,豈能再讓你拿走?&1t;/p>

這么想著,對旁邊那個濃妝艷抹的女人使了個眼色,讓她把門關上。&1t;/p>

那女人就去關門。&1t;/p>

但門才關了一半,竟然就被猛地推開了。那個濃妝艷抹的女人甚至被撞得坐到了地上。&1t;/p>

那中年女人抬頭一看,不由臉色大變,因為秦殊竟然又回來了,飛快地走進院子里,目光向院門里側的一輛汽車看去。&1t;/p>

秦殊回來,曼秋嫣和云南誠他們也跟著回來,但他們都想不通秦殊為什么會突然回來。&1t;/p>

那中年女人忙干笑道:“秦少,您怎么又回來了?是不是想在這里喝幾杯?那您快請,絕對對您免費的!”&1t;/p>

秦殊的眼睛卻依然在看著那輛車,看著車的前窗。&1t;/p>

那中年女人似乎有些心虛,忙道:“秦少,這是一位客人的車,也不是什么好車,您不應該看上的吧?”&1t;/p>

秦殊冷笑道:“是嗎?為什么其他客人的車都停在別墅前面,只有這輛停在這里呢?”&1t;/p>

別墅前面停了許多車,各種各樣的,只有這輛是停在院子門口這里的。&1t;/p>

那中年女人臉色變了變,忙說:“這位客人可能偷懶吧,來到就停在了這里!”&1t;/p>

秦殊掃了她一眼,說道:“這輛應該是你們的車吧!”&1t;/p>

那中年女人被秦殊看得有些心里毛,忙干笑道:“秦少,您……您還真是火眼金睛呢,一眼就看出來了,這輛確實……確實是我們的車,不是什么好車,沒想到能入秦少您的眼,您應該什么豪車都見過的,怎么……怎么會這么關注這輛車呢?”&1t;/p>

秦殊當然不是看上了這輛車,他真正關注的是車里的后視鏡上掛著的風鈴,因為昨晚和魏霜雅的秘書打電話的時候,那秘書掛掉電話之前,他分明聽到了風鈴的聲音,就像汽車轉彎的時候自然晃動的風鈴的聲音。剛才走出院子,看了這輛車一眼,也注意到了車里掛著的風鈴,但直到走出去,才猛地想起電話里的風鈴聲,于是忙又回來。&1t;/p>

在那個小屋里,魏霜雅眼睜睜地看著秦殊的背影消失,徹底絕望下來,就要閉上眼睛,卻現就要關上的院門猛地打開,秦殊又走了進來,不由瞪大了眼睛,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。&1t;/p>

在外面,秦殊走到那輛車跟前,轉頭對那中年女人道:“麻煩你打開車門,我想到里面看看!”&1t;/p>

如果這輛車真是從酒吧帶走魏霜雅所用的車,那這車里或許還留有什么蛛絲馬跡呢。&1t;/p>

那中年女人的臉色卻已經變得有些難看,再也沒法那么鎮定了,忙干笑道:“秦少,真不好意思,這輛車的鑰匙不在我這里,在司機那里!”&1t;/p>

“那司機呢?”秦殊問。&1t;/p>

那中年女人笑道:“他……他不在這里,回家了,今天給他放假呢!“&1t;/p>

秦殊看著她,瞇了瞇眼睛,問道:“確定沒鑰匙?”&1t;/p>

“是啊!”那中年女人點頭。&1t;/p>

秦殊撇撇嘴:“那好吧!”&1t;/p>

說完,抬起腳,就向車窗玻璃上踹去。&1t;/p>

車窗玻璃很堅硬,但他接連踹了幾腳之后,還是逐漸破裂,最后徹底掉落。&1t;/p>

那中年女人見他這般兇悍,力氣這么大,不由臉色大變,眼睜睜地看著秦殊把車窗玻璃踹掉,竟忘了阻止,好半天才回過神來,忙說:“秦少,您這是做什么?這怎么說都是我們的車呢,您這也太沒禮貌了吧?”&1t;/p>

說著,就要走過去。&1t;/p>

云南誠掃了她一眼,冷冷道:“你最好站在原地別動,如果需要賠償的話,我們會照價賠償的!”&1t;/p>

那中年女人看著云南誠冷冽的眼神,猶豫一下,終于還是臉色難看地在原地站住了。&1t;/p>

秦殊在那邊打開車門,坐了進去,輕輕晃了晃風鈴,閉著眼睛聽了聽,然后就在車里仔細察看起來,前面看完,轉身向后座上看了半天。忽然,在后座一個角落里,赫然看到了一個淡紫色的精致卡。&1t;/p>

[4&1t;/p>

風流狂少 https://twvod.com/Read/2870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