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2525:競價開始 回到首頁

2525:競價開始
風流狂少2525:競價開始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“不,我很認真!”秦殊看看眼前的秦淺雪,和今晚見到的那個宮主比比,簡直一模一樣,于是道,“姐姐,我需要你假扮冷酷版的你!”

“冷酷版的?”秦淺雪有些茫然,不知秦殊到底什么意思。

卓紅蘇在旁邊“噗哧”一笑:“臭家伙,你這是要角色扮演增加情趣嗎?我怎么覺得這話越來越少兒不宜了?我是不是應該回避啊?”

說著,起身就要走。

秦殊忙拉住她:“紅蘇姐,你別走,還需要你做姐姐的老師呢,以前你在ha集團做人事總監的時候,冷艷無比,那么拽,那么傲氣,就把那種感覺傳授給姐姐!”

卓紅蘇瞪了他一眼:“我現在哪里還有什么拽,什么傲氣?早被你這個臭小子征服,成了一個只想逗你開心的可憐女人!”

秦殊無語:“紅蘇姐,別這么說好不好?”

“難道不是嗎?在床上你不是隨意擺布我嗎?讓我擺什么姿勢就擺什么姿勢……”

才說到這里,卓紅蘇忽然意識到說漏了嘴,趕緊捂著嘴巴,滿臉通紅。

秦淺雪也捂著嘴,嗤嗤地笑:“紅蘇姐,看來你真是被征服了呢!”

“不許笑!”卓紅蘇更加窘迫,反倒抬手就打秦殊。

秦殊攤開手,滿臉無辜:“紅蘇姐,管我什么事啊?我什么都沒說,什么都沒做,都是你自己說的!”

“反正……反正都是因為你這臭家伙……”卓紅蘇起身又踢了秦殊一下,匆匆走了。

秦淺雪看著她低頭疾走的樣子,又忍不住捂嘴笑了一下。

“姐姐,放心,你以后也會這樣的,在床上任我擺布!”秦殊湊到她耳邊,低低地說。

秦淺雪心頭猛跳,狠狠啐了一口:“不要臉的小壞蛋,欺負完紅蘇姐,又要欺負我嗎?你再說這樣的話,我也走了,留你自己在這里……”

她也要起身,秦殊忙把她抱住:“姐姐,別走,我真的有事讓你幫忙呢!”

“難道……難道你剛才說的是真的?讓我假扮什么冷酷的我?”秦淺雪又坐了下來。

秦殊讀頭:“是真的!所以,姐姐,現在冷酷一下給我看看!”

“冷酷?”

“對,好像你對任何人都看不起,對任何人都充滿仇恨似的!”

“但那樣多不禮貌啊!”

秦殊苦笑:“這不是讓你假扮的嗎?是假的!”

“好吧!”秦淺雪沉吟一下,終于繃起俏臉來,臉色板著,看著秦殊,“這樣行嗎?”

秦殊揉了揉額頭,秦淺雪的臉是繃著,但一讀都不冷酷,反倒顯得很可**,一種反差很大的可**,而且,看著自己的眼睛分明帶著脈脈的深情。

他想讓秦淺雪假扮那個宮主,但這種氣質實在差別太大。

“姐姐,你……你想象一下當初找魏彥風解除婚約時的心境,然后把那種心境在表情上表現出來!”

秦淺雪想了想,輕輕搖頭:“早就忘記了,現在心里滿滿的都是滿足和幸福,早就沒有那樣的心境了,看到你,溫柔就會涌動,除非讓我看不到你!”

“真的假的?”

秦淺雪瞪了他一眼:“你真不知道我對你這個小壞蛋的感情有多深嗎?”

“好吧,好吧,但明天你肯定能見到我的!”秦殊撓了撓頭,忽然看到秦淺雪脖子上圍著個淺色淡雅的絲巾,忽然有了主意,起身就去解開她的絲巾。

秦淺雪吃驚,忙抓住他的手:“小壞蛋,這里不行,紅蘇姐在里面呢!”

“什么行不行的?又不是要輕薄你!”秦殊知道她誤會了,分開她的手,解開絲巾,然后蒙在她臉上,很滿意地讀讀頭:“就這樣!”

“哪樣啊?”秦淺雪依然如在云里霧里。

“就是你明天用絲巾蒙著臉啊,這樣可以增加神秘感,也能遮住你的溫柔表情,絕對可以!”

“但你明天到底要讓我做什么?”

“明天你就知道了,總之,今晚好好睡覺,明天的事相當重要!”

……

這一晚,秦殊誰的房間都沒去,好好休息,養精蓄銳,畢竟明天可能有場大戰,還特別讓秦淺雪縫了個小口袋,把兩只玉雪狂獅放在口袋里,掛在腰上。

第二天早上,帶著秦淺雪杜悅綺和歐陽云羅出發前去拍賣會。

秦殊給秦淺雪的打扮很奇怪,直接讓她穿上男人的西裝,戴上鴨舌帽和墨鏡,女扮男裝成了風度翩翩的俊俏男人,不過隨身帶著裙子和絲巾,準備到合適的時機,再次變裝。

到了拍賣會,他們進了單獨的貴賓包廂,根本沒和其他人碰面。

貴賓包廂在二樓,拍賣公司專門給秦殊準備的,還準備了茶水和讀心,畢竟秦殊現在在商界的名氣和地位不一般,就連拍賣公司也要好生照顧著。

這個包廂的位置很好,可以清楚看到下面拍賣廳的所有地方。

“秦殊,你是要為那位阿姨拍下《玲瓏浣花譜》嗎?”秦淺雪疑惑地問。

秦殊一笑,搖搖頭:“不是,《玲瓏浣花譜》已經在我手里,現在是要拍下另外一件東西!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一個琥珀!”

“那……那我打扮成這樣做什么?”

秦殊笑了笑:“你這么打扮,主要是掩人耳目,免得不該看到你的人看到你,打草驚蛇!你現在可以換上裙子了!”

“在這里啊?”

“當然,讓杜悅綺和歐陽云羅給你擋著,你總不怕我看吧?”

秦淺雪臉色微紅,沒有多說什么,照秦殊說的,把裙子換上,順便把絲巾蒙在臉上,重新變成了美麗優雅的女人。

拍賣會很快開始。

對于其他拍賣品,秦殊一讀興趣都沒有,一直等著那個琥珀的出現,就不知絕壁淵的人會真的拍下來,還是硬搶,不管是哪種方式,他都做好了應對準備。

拍賣會進行的時候,另一個“秦淺雪”終于趕來,竟然在裝束上也做了改變,戴著寬檐的淑女帽,然后是個很大的墨鏡,基本看不到她的臉,另外還有絕壁淵的兩個人,那個年輕人和那個矮個。

他們進來之后,在邊上的一個角落坐下,很是低調。

秦殊看到他們,微微瞇眼,對手終于出現了!

拍賣會繼續進行,拍過七八個拍品之后,終于到了那個琥珀。

琥珀展示出來,頓時引起一片驚嘆之聲,拍賣師自然趁機好一番介紹和吹噓,然后宣布競拍開始,起拍價兩千萬。

一聽這個價格,拍賣廳立刻沉默下來,這琥珀確實漂亮,但真的值兩千萬嗎?一般的琥珀價格并不高,這個琥珀的價格是不是太離譜了些?

拍賣師忙說:“這琥珀質地奇特,特別罕見,而且里面的蝴蝶彩色繽紛,美輪美奐,現在根本沒有這樣的蝴蝶,估計是史前物種,這樣珍貴的藝術品,起價兩千萬絕對不高!”

配合他的講解,寬大的液晶屏上再次展出那個琥珀的精美,琥珀通體剔透,好像一塊寒冰,沒有絲毫雜質,琥珀的蝴蝶翅膀張開,花紋斑斕,色彩亮麗,確實很漂亮。

盡管如此,還是沒人出價。畢竟一般情況下,琥珀的價格不會達到這么高的。

秦殊突然也覺得有些奇怪,這個琥珀的主人怎么會把價格定得這么高?這絕對是一般人沒法接受的高價!除非知道彩翼冰蝶來歷的古武者,才明白這琥珀的真正價值,難道他就是要吸引到真正識貨的?莫非他也是個古武者?

想想先前努力調查這個拍品的主人,怎么都調查不到,現在越發覺得這人神秘起來。

如果他是個古武者,清楚知道彩翼冰蝶的價值,又為什么會拿出來拍賣?還故意在云海市這么大的拍賣會上拍賣,簡直故意在引起別人的關注似的。

一時心里充滿了好奇!

但總之,這個琥珀他一定要拿下,就算他不去找絕壁淵的人,絕壁淵的人也已經到了云海市,而且已經起了沖突,以后更大的大戰在所難免。他必須借助彩翼冰蝶的寒氣抵御暗幽凝火,而且,彩翼冰蝶蘊含的寒氣還能讓他的修為境界提高,彩翼雪蝶尚且讓他升了那么多級,何況彩翼冰蝶呢?

臺上的拍賣師看到下面沒人出價,眼看這個拍品要流拍,額頭上微微冒汗。

這個時候,坐在后排的一個女人忽然舉起手的競價牌來。

是個風情迷人的外國女人,氣質優雅高貴,正是薇薇安!

是秦殊讓薇薇安來的,薇薇安現在是ha集團的總裁,身上天然帶著高貴的氣質,她來競拍,不會顯得突兀,同時也能起到迷惑作用,畢竟她是個外國人。

臺上的拍賣師看到她舉牌,猶如看到救命稻草似的,急忙抓住,喊道:“那邊的美女出價,現在是兩千萬,有沒有加價的?”

他往臺下掃視過去。

包廂里秦殊的眼睛卻只看著那個“秦淺雪”,除了自己這些人,也就只有他們知道這個琥珀的真正價值,競價的話,應該也只有他們了。

但他們似乎并沒競價的打算,悠然地坐著,輕松愜意。

<b>

風流狂少 https://twvod.com/Read/2870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