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2711:無懈可擊 回到首頁

2711:無懈可擊
風流狂少2711:無懈可擊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顧頃歌低頭撞秦殊,秦殊借勢下拉,顧頃歌控制不住身體往前栽,一個倒栽蔥,被拉得翻在了地上。秦殊趁勢起身,總算擺脫了他,抬手摸摸額頭,竟然被撞出血來,看來這家伙真是拼命了。“秦殊,你沒辦法的,現在的我對你來說就是無敵的,我的絕對防御絕對無懈可擊!”顧頃歌站了起來,臉色陰沉可怖。秦殊搖頭:“不,世間根本沒有絕對的事情,也沒有絕對無懈可擊的防御!”掃了一眼奕云狂貼在墻上的陣法圖,“小刺猬”再次變化,化作了九把色彩繽紛的短劍。短劍出現之后,立刻延展出去,從四周圍住顧頃歌,好像九條靈蛇環伺,躍躍欲試。“怎么,真要對我使用你現學現用的縹緲劍陣?”顧頃歌臉上露出一抹不屑,張開手,“好啊,我不動,你盡管來攻擊吧!”秦殊沒有理會,一邊看著墻上的縹緲劍陣的陣法圖,一邊操縱短劍使用。九把短劍好像被九個高手握著,從九個不同的方向進攻,有進有退,有快有慢,有攻有防,分工明確,井然有序,就像一臺精密運轉的機器。攻擊中,九把短劍不停刺中顧頃歌的身體,刺得火星亂濺,但就是沒法傷到顧頃歌。“你在給我撓癢癢嗎?這力度,完全不夠看啊!”顧頃歌神色淡然,毫不在乎的樣子。秦淺雪暗暗擔心,如果秦殊沒法擋住顧頃歌,真就麻煩了,莊園別墅里這么多人,估計都要跟著遭殃,她就算可以救走秦殊,但不能救走所有人,那么多女孩都是她的好姐妹,現在卻都面臨著危機。秦殊是她們現在唯一的依仗,秦殊如果敗了,那就是兵敗如山倒,絕對會一發不可收拾。想到這些,緊張地心都揪了起來。秦殊的攻擊就像狂風暴雨,連綿不斷,九把劍完全裹住顧頃歌,顧頃歌卻像滔天巨浪中的堅硬礁石,無論什么攻擊,都巋然不動。奕云狂看到這一幕,連呼不可思議。秦殊的攻擊讓他覺得不可思議,竟然真的把縹緲劍陣現學現用,一點生疏的感覺都沒有,真有些懷疑他在作弊,其實早就學過縹緲劍陣。但那是不可能的,只能歸結為秦殊的天賦和真幻之瞳的強大。顧頃歌讓他更加覺得不可思議,已經沒法把現在的顧頃歌當作人類看待,完全就是怪物的感覺,全身都是魚鱗,丑陋又讓人驚掉下巴。秦殊操縱的九把劍都是寶器等級,一個勁往他全身要害招呼,他卻半點都不在乎,防御真是無懈可擊。“秦殊,放棄吧,你根本傷不到我!”顧頃歌瘋笑,瘋狂又得意。秦殊視而不見,只是飛快讀取墻上的陣法圖,然后付諸實踐,一張張針法圖使用著,攻擊如水銀瀉地。“還不死心嗎?”顧頃歌獰笑,“好啊,我會讓你徹底絕望的!”他有種終于找回場子的感覺,先前被秦殊一再羞辱,現在也趁機羞辱羞辱秦殊,作為報復。分開兩腿,胳膊環抱,站在原地,一副閉目養神的樣子,絲毫不把秦殊的攻擊放在心上。秦淺雪已經覺得絕望了,這家伙完全就是無敵的啊!云荷三姐妹則充滿愧疚,因為這個怪物是她們創造出來的。只有秦殊,攻擊雖然毫無效果,眼眸深處卻藏著淡淡的笑意,心里早有計量,身體也沒動,只用心操縱著“小刺猬”運轉縹緲劍陣,看起來徒勞無功,但邊看邊學,縹緲劍陣差不多就要掌握了。這個局面很怪,好像在做游戲,兩人都沒其他任何動作,一個純粹攻擊,一個純粹防御,打得熱鬧,又很平靜。終于,秦殊把陣法圖全部演練完畢,攻擊也戛然而止,漫天劍影瞬間消失。“怎么,終于死心了?”顧頃歌睜開眼睛,嘿嘿陰笑。殊淡淡地撇嘴:“不得不承認,你這玩意兒實在夠堅固,當得起‘堅不可摧’這幾個字!”“你終于肯認輸了?”顧頃歌笑得可怕,指著他,“那現在就跪下來,爬到我面前,如果哀求地合我心意,我會讓你死得痛快一點!”秦殊看出他是要好好地囂張一番,耍耍威風,直接無視了他的話,轉頭看向云荷云碧和云霓,嘖嘖贊嘆:“不得不佩服你們,竟然能創造出這樣的怪物!”“主人,對不起!”那三個女孩以為他是說反話,其實在責怪她們,本來就愧疚,現在趕緊道歉。秦殊笑了笑:“為什么對不起我?女孩子千萬不要輕易對男人說對不起,很容易會懷疑被戴了綠帽子什么的,特別是漂亮女孩子,更不要隨意說對不起!”“可我們……”秦殊嘴角微翹,打斷了那三姐妹的話:“我不但佩服你們,還要謝謝你們!”“謝……謝我們?”那三姐妹完全糊涂了。秦殊一本正經地點頭:“當然,感謝你們幫我創造了這么好的一個靶子,讓我能練成縹緲劍陣!”這話讓所有人都吃驚起來。秦殊要的就是這個效果,嘎嘎一笑:“你們以為我會一籌莫展,氣急敗壞對不對?恰恰相反,剛才有這么個靶子幫我練成縹緲劍陣,我高興還來不及呢!”說著,看向雙眼帶著生氣的顧頃歌,“謝謝你哈,幫我練成縹緲劍陣,簡直沒有比你更好的靶子了,一般的人是血肉之軀,哪里承受得住縹緲劍陣這種級別的攻擊。你正好相反,完全承受得住,而且你還傻乎乎地站在原地配合,多謝了,哥們,現在我已經掌握了縹緲劍陣的用法!”“你……”顧頃歌發現被利用,氣得怒吼一聲。秦殊看他張開嘴巴,忽然一抬手,把一個東西打進了他的嘴里,跟著身體一晃,使用“殘影迷蹤”,真身迅速到了顧頃歌面前,在顧頃歌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,一掌帶著勁風拍在他嘴上。這么一下,剛才丟進顧頃歌嘴里的東西被氣流猛沖,直接就進了肚子里。顧頃歌大驚,抬掌往秦殊臉上劈來。秦殊嘴角一笑,并沒躲避,等顧頃歌的手劈到,才發現,那已經是個殘影了,忍不住大吼:“你……你給我吃了什么?”“好東西!”秦殊已經回到原地,似乎從沒移動過似的,抬腳把地上的一個花瓶挑起來,瀟灑接住,“這個花瓶本來是放在餐桌上的,里面本來插著幾朵鮮花,你打碎了餐桌,花瓶就掉了下來……”“我要知道你給我吃了什么?”顧頃歌有些氣急敗壞。秦殊搖頭:“別急啊,我在告訴你前因后果呢,你智商太低,我不解釋清楚,恐怕你會理解不了!”說完,繼續剛才的話,“你打碎了餐桌,花瓶就掉了下來,本來花瓶里的幾支花就掉在了地上,那么漂亮的花,如果被踩爛,就太可惜了,于是我悄悄撿起一支來!”顧頃歌聽他沒玩沒了地說,還是沒說到重點,氣得鼻子哼哧哼哧的。秦殊看在眼里,心道,差不多逗夠了,也該跟你攤牌了,于是嘴角一笑:“剛才讓你吃下去的就是我撿起的那支花的花朵,很香吧?”“原來你給我吃下去的只是一朵花,我還以為是毒藥!”顧頃歌獰笑起來,松了口氣,“秦殊,你做什么都沒用,我的絕對防御你根本破不了!”“破不了?”秦殊劍眉微揚,冷笑起來,“我看不見得,這世上就沒有絕對破不了的防御!”“哼,你剛才用縹緲劍陣攻擊了我全身所有要害,發現我的弱點了嗎?”秦殊苦笑:“你的記性不好吧,我用縹緲劍陣,只是在練習劍陣而已,并不是要尋找你防御的弱點。你真正的弱點我早就發現了,故意沒說而已!”“那好啊,你倒是說說,我的弱點在哪里?”顧頃歌神色傲然。秦殊看看他:“笨蛋,你身體外面倒是堅硬無比,但你身體里面總沒有魚鱗的保護吧,你沒發現你現在特像一只縮頭烏龜嗎?躲在一層堅硬的殼里,就誤以為自己是無敵的?”聽了這話,秦淺雪“噗哧”一笑,別說,秦殊這個說法倒是蠻形象的。顧頃歌氣得咬牙:“就算我的身體里沒有防御,但你攻擊得到嗎?沒法破開我外層的防御,你怎么攻擊我的身體里面?”“果然夠笨的!”秦殊長長地嘆了口氣,“我剛才已經給你答案了啊!”顧頃歌眼角抖了抖,不知秦殊說的是什么意思,但看著秦殊自信又討厭的笑容,心臟好像在坐過山車似的,沒法控制地急速墜落,總感覺又中了秦殊的計策。“怎么,不明白啊?”秦殊搖頭,做出一臉無奈狀,“跟你說話實在拉低智商!忘了我剛才給你吃了什么嗎?”顧頃歌愣了愣:“你說給我吃的那朵花?那有個屁用,連毒藥都不是!”“對我來說,確實沒屁用,但對她來說,花朵卻是最強大的武器!”秦殊抬手指向秦淺雪。

風流狂少 https://twvod.com/Read/2870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