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再相逢 回到首頁

再相逢
風流狂少再相逢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落地之后,轉頭看到歐陽云洛和秦殊,有些意外,微微皺了皺眉頭:“你們怎么會在這里?你們都看到了什么?”

他冷笑起來,“你們實在不該在這里的,既然在這里,就必須死!”

手中劍揮動,就要向歐陽云洛和秦殊刺來。938小說網 wWw.938xs.com

秦殊手腕微轉,已經暗暗把澄嵐攥在手中,歐陽云洛的雙手也飛快變成暗黑色的爪子。

眼看大戰一觸即發,忽然一個聲音傳來:“住手!”

跟著,一個身影從外面的院墻飛起,疾沖而至,落下來,擋在歐陽云洛和秦殊面前。

是個中年人,四十來歲,三角眼,吊梢眉,唇上兩撇胡須,看起來有些像是鯰魚似的,落地之后,負手而立,長劍背在身后,想裝仙風道骨,但怎么看怎么滑稽reads;。

“聶連城,這是掌門練功之處,你竟然敢闖進來,好大的膽子!”沈斯羽臉色陰沉如水,瞪著來人,一臉不爽。

那個叫聶連城的中年人攆著胡須大笑:“同樣都是彩劍弟子,我比你資歷還深,為絕劍門辛苦多年,最后掌門之位卻落到你這個乳臭未干的小子手里,實在讓我難以心甘……”

秦殊瞇眼看著,很平靜,沒想到絕劍門內訌這么嚴重,正好坐山觀虎斗,樂得輕松巫術師全文閱讀。

這時,歐陽云洛忽然湊近他耳邊,低低地說:“秦總,絕劍門只有兩個彩劍弟子,聶連城為前任掌門的大弟子,沈斯羽是關門弟子……”

聽了這些,秦殊已經大致明白兩人的矛盾,說起來都是為了掌門之位,沈斯羽靠著陶輕菁奪去本該屬于聶連城的位子,聶連城當然不爽,只是不知他為什么今晚才有所行動。

“怎么,你還想從我手里搶走不成?”沈斯羽冷冷地盯著他,語氣中帶著不屑。

聶連城陰聲一笑,背在身后的長劍拿出來,在手上瀟灑地轉了轉:“如果在以前,我絕對不敢,你是我師傅的女婿,我師傅向來在門中有威望,小師妹向著你,我一點辦法都沒有,只可惜……”

說到這里,微微一頓,目光越過沈斯羽,看向大殿里面,“只可惜你殺了小師妹,也就丟了最好的王牌,如果派中弟子知道你殺了小師妹,想必會把你這個無情無義的家伙碎尸萬段!”

“哼哼,既然如此,那所有在這里的人必須死,這樣就不會有人傳揚出去!”沈斯羽的目光從聶連城身上滑過,落在秦殊和歐陽云洛身上,那帶著狠毒的寒意簡直讓人脊背發冷。

聶連城嘆了口氣:“師弟,你確實很霸氣,也很有心機,把師傅哄得開心,一身劍技和對戰經驗都傾囊相授,雖然咱們是同樣的等級,同樣的招式,我可能反會稍遜你一籌,但如果我不和你打,只救走這兩人中的一個作為證人,相信你也攔不住我!”

“是嗎?那你就試試!”沈斯羽盯著聶連城,聶連城盯著沈斯羽,兩人的氣場相撞,已經進入戰斗狀態,現在還很安靜,但一出手,肯定石破天驚reads;。

秦殊苦笑,看看旁邊的歐陽云洛,嘆了口氣:“咱們好像被徹底看扁了,似乎咱們的命運完全由他們掌控似的!”

歐陽云洛冷笑,兩手緊攥,只盯著沈斯羽。

聶連城微微皺眉,為秦殊剛才的話有些不爽,笑了笑:“師弟,這小子給人的感覺很不舒服,我決定了,你殺了他,把那個臭丫頭留給我帶走,怎么樣?”

沈斯羽臉色緊繃:“他們兩個,你誰都帶不走,因為他們已經是死人了!”

一邊說,身形陡然沖起來,手中劍挾著尖銳的厲嘯,彩光閃動,掃向聶連城。

聶連城臉色微變,同樣的劍技,在沈斯羽用來,不但姿態瀟灑,威力還特別大,雖然不愿后退,卻只能揮劍抵擋,急速后退。

“叮”地一聲,兩劍相撞,濺出點點火光,如煙花綻放,特別漂亮。

沈斯羽逼退聶連城,也就得到了充足的時間,回劍橫掃,一道鋒利的劍氣向秦殊和歐陽云洛橫掃過去。

“混蛋!”聶連城大為著急,卻已經救援不及。

他和沈斯羽一樣,覺得秦殊和歐陽云洛就是普通人。既然是普通人,根本不可能擋住這道鋒利的劍氣。

但讓兩人都跌破眼鏡的是,秦殊和歐陽云洛身形一恍,似乎在原地沒動,劍氣卻到了他們身后,打在后面的墻壁上,“嗤”地一聲,墻壁被切開一道深深的口子。

沈斯羽皺眉,有些驚訝,聶連城也驚“咦”一聲,終于認真觀察起秦殊和歐陽云洛來。

“看什么?沒見過我這么帥的帥哥?”秦殊咧嘴一笑。

他剛才使用飛光掠影,帶著歐陽云洛躲開那道劍氣,已經料到沈斯羽和聶連城會吃驚。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沈斯羽意識到事情有蹊蹺。

“你覺得呢?”秦殊反問reads;。

沈斯羽忽然想到,這兩個人可以隱藏在殿外那么長時間不被自己發覺,怎么可能是普通人?不由臉色變了變:“你們是古武者?”

秦殊沒有回答,反倒指指旁邊的歐陽云洛:“我說,沈斯羽,你真的不認識她了?”

沈斯羽的目光看向歐陽云洛,依然沒認出來,畢竟好幾年沒見,歐陽云洛剪了長發,又被秦殊的化妝弄得太丑,臉上一層土,嘴唇和臉頰還被涂得紅艷,庸俗不堪,怎么可能聯想到精致漂亮的歐陽云洛?

“她是誰?”

秦殊大笑,反問道:“沈斯羽,你朝思暮想、一直想睡到的人是誰?”

沈斯羽聽了,終于反應過來,臉色大變,目光急速看向歐陽云洛,聲音都顫抖起來:“你……你是云羅?你……你真是云羅?”

歐陽云洛臉色冰冷,既然秦殊說出了她的身份,也就沒必要再掩飾,拿出一張濕巾,擦掉臉上拙劣的妝容,精致漂亮的臉龐漸漸顯露出來,映著皎皎月光,又身處這古色古香的大殿走廊,簡直明艷不可方物現代天師的修道生涯全文閱讀。

“云羅,真……真的是你!”沈斯羽滿臉驚喜,身體都因為激動而顫抖。

“是啊,沈斯羽,你這個無恥的混蛋,咱們又見面了!”歐陽云洛臉上沒有激動,只有深深的憤恨。

“云羅,這么多年……這么多年你還好嗎?”沈斯羽就要靠近。

“你給我站住!”歐陽云洛喝了一聲,肩膀上,吐出信子的小蛇鉆出來,一片嗜血的蚊子也從袖口飛出,黑壓壓在空中聚成一團。

沈斯羽趕緊停住,搖搖頭,解釋說:“云羅,以前都是誤會,現在我成了絕劍門的掌門,我可以娶你了。忘了我離開千瘴谷時對你說過的話了嗎?我一定會回去娶你的,咱們山盟海誓過,你說了做我的老婆。現在我殺了陶輕菁,只要再殺了聶連城,就沒人能威脅我的地位,我可以娶你了!”

“呸,住嘴,你讓我覺得惡心!”歐陽云洛憤怒之下,把手一揮,那些蚊子迅速向沈斯羽撲去。

沈斯羽搖頭:“云羅,你不是我的對手,別反抗了!我對你朝思暮想,現在你來到我身邊,我絕不會再讓你離開!”

衣袖一振,一圈氣流向周圍震蕩出來,那些撲到跟前的蚊子紛紛落地,在他身邊鋪了一地。

歐陽云洛和他的境界畢竟有些差距,不過氣怒之下,管不了那么多了,雙手化作尖利的暗黑色爪子,就要撲過去。

秦殊知道她近身之后,肯定吃虧。沈斯羽是古武五重境,還有奇絕精妙的驚鴻劍技,歐陽云洛絕對不是對手,沖上去只會吃苦頭,或者被他擒住,局面反為不利,忙伸手抓住她的肩膀。

“秦總,你讓我殺了他!”歐陽云洛回頭懇求。

秦殊搖頭:“你這是飛蛾撲火,根本不是他的對手,我帶你來也不是讓你親自報仇,你有別的用處,別折損太多!”

見他說得認真,歐陽云洛不敢違背,只好點頭答應,強忍怒氣,安靜下來。

“你他媽的到底是誰啊?”看到歐陽云洛那么聽秦殊的話,沈斯羽醋意大發。(://.)。

秦殊一笑,用他的語氣回道:“你他媽的,我是你未婚妻新的男人,不服氣怎的?”

“你說什么?”沈斯羽臉色遽然下沉。

“看來要用行動說話了!”秦殊伸手摟過身邊的歐陽云洛,一低頭,在歐陽云洛誘人的紅唇上放肆地肆虐一番,才抬起頭,舔舔嘴唇,挑釁地看著對面的沈斯羽,“現在明白了嗎?傻貨!你既然放棄了這么漂亮的未婚妻,她當然就會被別的男人占有,這個男人就是我!”

他知道歐陽云洛恨沈斯羽,故意幫他氣氣這個混蛋。

果然,沈斯羽徹底被氣到,渾身發抖。旁邊的聶連城則拍手大笑:“這個戲碼簡直精彩極了,沒想到我們的掌門頭上戴著這么綠的綠帽子呢!”

“你給我閉嘴!”沈斯羽慢慢把劍抬起來,指著秦殊,怒火在他眼中無法控制地燃燒著,蔓延著,“臭小子,今天不把你碎尸萬段,我就不是沈斯羽!”

風流狂少 https://twvod.com/Read/2870/index.html